www.4787.com:宋朝的宋徽宗当政时,宦官比较得势

2019-05-25 16:51栏目:www.4787.com

问题:为什么宋徽宗在位期间,宦官比较得势?

问题:宋朝的宋徽宗当政时,有著名的奸臣六贼,为何其中半数都是太监?

www.4787.com,回答:

回答:

宋徽宗的瘦金体自成一家,于中华书法体系中有一席之地。其花鸟国画的造诣非常高,亦有传世佳作。但治国无心,御敌无方,究其秉性,乃是纨绔子弟与精通书画技艺的文士之混合体,金兀术兵临城下,徽宗急忙传位钦宗,何其胆怯迂腐无担当!而如高俅,蔡京,童贯等以各自促踘,书法,溜须拍马等特色官至一品把持朝政。而宦官是朝廷内外的信使桥梁,巨奸唯有巴结,岂能拆台?徽宗风流成性,常微服出宫与李师师等曲径通幽,内宦近侍则无可替代。故,北宋宗徽一朝,扬文抑武,外臣内宦各取所需,终成利益集团,渐渐做大,朝野内外尽显权势。

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为了朝臣和内臣数量平衡。当时太学生陈东所指的六贼为蔡京、王黼、朱勔、童贯、梁师成和李彦,前三个是朝臣,后三个是宦官。而李彦明显是拿来给他的前任杨戬背锅的,杨戬才是真正的大号太监。

回答:

这个名单我们可以发现,耳熟能详的高俅,还有浪子宰相李邦彦并不在列。论为祸之烈,这两个人似乎更应该入选。为什么要拿李彦这种宦官给前任背锅呢?只能是为了朝臣的面子,毕竟是个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朝代,士大夫无耻就是国耻了,何况士大夫比太监还无耻?最多只能一样无耻。

北宋军力孱弱,根本原因是崇文抑武,为了限制防范武将,有一项恶劣龌龊的制度:宦官监军。知名度非常高的杨家将的老令公杨业的死就是因为监军宦官王升逼着他以寡击众主动进攻辽军,而后又违约撤掉了埋伏在陈家谷的主力军队。致使杨业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主帅潘美成了构陷忠良的大奸臣,潘美可是北宋的开国元勋,陪葬在宋太祖赵匡胤身边的武将只有曹彬和潘美两人,但面对监军宦官潘美只能当缩头乌龟。到宋徽宗时期,宦官童贯更是实际掌握兵权达20余年,童贯是宋军主帅可不是监军,虽然童贯的个人能力还不算差。宋徽宗是艺术家而不是政治家,宠信私人家奴的宦官无疑是昏君,对国家也是灾难,“靖康之耻”北宋灭国

其实宋朝的太监挺奇葩的,其他朝代的太监都热衷于祸乱朝政,要么就是引诱皇帝玩乐。而宋朝的太监更凶猛,他们比较喜欢到边境去跟人对砍,别看北宋武将打仗一般,太监出去打仗猛的不要不要的。

回答:

六贼之一的童贯其实有个偶像,那人叫秦瀚,是太宗到真宗时期的猛将,北边跟契丹死磕,在满城弄死了万把辽军,还俘虏了万把人,在那边留守后也能和辽军打个互有胜负;西边跟党项死磕,又弄死了万把党项人;至于平定个内部叛乱更是跟玩一样。而且他不是居中指挥,是真上去砍人,一生大小四十九次受伤,端的猛如张飞。

宋初年,宋太祖吸取唐末宦官专权亡国的教训,严格限制宦官权力,宦官仅仅执使令之役,即使有所功劳也依然无甚权势。太宗、真宗两朝,宦官势力渐渐抬头,其权利范围也有所扩大,如窦神宝、王继恩等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军事权力,但此时宦官权势虽然有所膨胀,却依然受到皇权的严格制约。从仁宗到神宗、哲宗朝,宦官势力又有了新的发展,这一时期出现了阎文应、任守忠、李宪、高居简、宋用臣等一些手握权势、危害很大的宦官,他们涉足宫廷内争、参与朋党之争,严重影响了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到北宋末徽宗时期,宦官活动猖獗,其干权擅势则达到顶峰。

秦瀚死后,很多宦官是以他为榜样的,皇帝也觉得太监带兵靠谱,所以宋朝其实出了不少武太监。童贯就是是这种武太监,可惜秦瀚只有一个,童贯离偶像差太远,打西夏打不赢,打辽国还是赢不了,最后只能花钱买地。所以他入选没有任何问题。

纵观徽宗一朝,童贯、梁师成等宦官在政治方面得到很大范围的信任和重用。他们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干预朝政、利用皇帝的信任和手中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还陷身于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勾结士大夫中趋炎附势之徒,排挤打压不与其同流合污的文臣武将,从而激化统治阶级内部矛盾,使得本就风雨飘摇的北宋社会政治更加黑暗。

剩下两个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就其罪行而言,只能说是媚主欺下。还不至于到祸乱朝纲的地步。有宋一朝对太监的防范其实很严格的,太祖时规定,宫里太监只能有50个,绝对不扩大编制,到了后来也只放松到250人。太监人数有限,无法结党,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其实非常有限。

徽宗朝宦官之所以能够干政,既有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自身无法摆脱的因素,也有北宋皇帝防范文臣武将、宠信宦官之因素,更有士大夫集团与其勾结相互利用之因素。

所以老朽的一孔之见是,六贼中太监占一半是读书人在某种程度上给自己遮羞而已。起码李彦不够格入选,换成李邦彦还差不多。

首先宦官人数上发展到后期已经无力控制,为宦官的专权埋下了肥沃的土壤:北宋初年,统治者明令严格限制宦官人数。宋太祖时,规定“掖庭给事不过五十人,宦寺中年方许养子为后”。同时,明令禁止臣僚私自蓄养阉人,民间若有阉童孺为货鬻者,皆以死罪论处。真宗时,随着郊祀恩荫任子制度的推行,宦官的人数逐渐增多,许多都只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到仁宗晚年,内侍人数依然呈不断上升趋势。等到了徽宗时,宦官人数骤然增长,动辄则数以千计,到宣和年间,已完全失去控制。庞大的宦官基数为宦官争权夺利提供了肥厚的土壤,能够从众多宦官之中脱颖而出的必是不凡之人。

回答:

其次,宦官本出身卑微且无势可依,一旦握权,便会为了巩固自身权势,参与到各种政治斗争中。而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为了有效地控制文臣武将,往往把身边的宦官作为心腹和耳目,委之以重任,授之以实权,让他们参与国家事务, 监察百官。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宦权也是皇帝制约和牵制官僚士大夫集团以维持政权稳定的工具。这一工具,对将牵制文臣武将作为基本制度的北宋政权来说,尤为重要。且宦官与皇帝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深谙皇帝的秉性喜好,皇帝 对其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首先我们要了解太监这个职业的特殊性,所以皇帝需要他们

另外,整个徽宗一朝,宦官能够干政擅势,掌握生杀大权,除了专制体制及徽宗自身因素之外,一些士大夫对其的支持与勾结也是主要因素。毕竟,宦官身为皇帝最亲近信任之人,其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对士大夫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与宦官相互勾结相互利用,对士大夫来说,确实对其在政治上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他们与宦官的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又进一步扩大了宦官的这种影响力,成为宦官能够干政的一个主要原因。但同时也应看到,士大夫与宦官的勾结,归根结底是出于双方利益的需要,从根本上来说,他们之间仍然是一种对立的关系。一 旦双方利益发生冲突,这种勾结便会瓦解。

1:扶持并借助太监的势力打压文官势力!以达到平衡,从而稳定自己的统治。

因此,总的来说,之所以宋朝发展到宋徽宗时期会出现宦官得势的现象,主要还是量变引起了质变。后期士大夫、宦官包括皇帝本身已经卷入了历史的洪流之中,况且宋徽宗本身也无杰出的政治才能,可以说,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2:太监是自皇帝出生以来接触最多的,有的更是自皇帝出生以来便陪伴左右。自然更得皇帝信任。

回答:

3:太监作为一个残缺之人,他们没有可能问鼎九五之位。他们会把持朝政,会成为九千岁之类,但永远不可能万岁。

宦官在各个朝代,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秦朝唐朝,宦官的势力都比较大,宋徽宗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风流才子皇帝,书画,文词是样样精通,称之为奇才,在宋徽宗在位期间,他痴迷于享乐之中,重用宦官,压迫百姓。

所以正因为太监这个群体存在,与文官不断争权。所以他们更容易掌握大权,但是太监又没有生育能力,无法传宗接代。所以某些太监有了皇帝支持行事自然肆无忌惮!一句话,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宋徽宗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昏庸的皇帝之一。他执政期间,宦官的势力极为猖獗,因为他痴迷于享乐,贪婪于玩山游水,因此得以让宦官势力增大,统治百官。宋徽宗所统治的两大宦官,童贯与梁师成,虽然没有宰相之名,但是却有宰相的权利,他们肆意横行,掌握朝廷重权。

回答:

宋徽宗的昏庸无能,让宦官们愈加猖狂,甚至想一统朝廷太监的历史在我国可谓悠久,早在春秋时期便产生了太监,即为宦官。尽管宦官在别的国家也存在,但是作为一种制度,一种漫长的历史现象,并且对国家的势力起特殊影响作用的,除了在中国以外,是前所未有的。。

我国历朝历代几乎都有太监乱政,也不是宋徽宗一朝,本来太监就是伺候皇帝的比较亲近,再少有些才华就会更得以重用!宋徽宗这个风流才子皇帝实际昏庸无能,精通书画,文词。痴迷享乐,重用宦官,使宦官势力猖獗无宰相之名而行宰相之事,肆意横行掌握朝廷重权!

最后导致了宋朝的灭亡

回答:

回答:

我是,这么觉得的。太监,这个职业,在中国又叫“内侍”,是和皇帝最近的人

宋徽宗是一个艺术造诣比较高的皇帝,宦官长期在皇帝身边,大多时都比较得宠,徽宗时太监童贯比较得势,但他也比较能干,没有前有赵高,后有王振,刘谨,魏忠贤那么大危害,只能和李莲英,安德海等差不多。

回答:

回答:

因为徽宗这人算是个文人吧,他平常跟太监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再加上自己的心思都不在朝政上,所以就很正常了

早就有人看出他不适合当皇帝,当时有大臣私底下说过,端王为人轻佻,不适合当此大任。后果不其然。不过嘛,因为宋朝的国家体制,赵佶就是再荒唐也是可以没事的,如果他不去联络女真人的话,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后宫太监千千万,只有童贯一人最受宠。他创造了几个记录,带兵最久,掌兵权最久,出使外邦,获封王爵,而且特么的还留胡子。真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也。

回答:

简单一点说,1.宋朝文官执政,太监属于文官一类;2.宋朝中央集权再次加强,太监有天天陪在皇帝身边,间接参政;3.宋徽宗个人喜好书画,荒废朝政,政务有太监打理,太监成为皇权的代表人;4.宋徽宗时期的太监自身确实有两把刷子。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www.478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www.4787.com:宋朝的宋徽宗当政时,宦官比较得势